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粮食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都是魔镜的错(上)

*今天咱们老百姓,真呀嘛真高兴x放一个之前写了一半的稿子。

*蛇精病童话,慎入。

*CP倾向为:兄弟、佐莎

——————————————————————————————————————————————————————————————————————————

【粮食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都是魔镜的错
1
大公爵罗伊·马斯坦古每天早上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挂在他床对面的魔镜:“这个世界上谁是最帅的男人?”
“我知道你想让我说是你是你就是你,但是真的不是你。”魔镜冷酷地回答。
罗伊在指尖搓了搓火:“刚才风太大我没听见,阁下您再说一遍?”
魔镜抬起并不存在的高傲头颅说:“骑士长昨天把我的镜框换成了耐高温陶瓷,你尽管烧,我叫一声算我输。”
大公爵沉默了,大公爵又说话了:“那你倒是说说谁能比我帅?”
“哎呦那可多了去了,”魔镜说,“我就挑个最近的来说吧,就那个……那个最近说要去砍龙的爱德华·艾尔利克。”
“……光之魔法师霍恩海姆的儿子?”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爱德华,”魔镜说,“哎说起霍恩海姆,人家也老帅了,他二儿子也可帅了……反正都比你帅。”

“……骑士长!”大公爵喊道,“发悬赏令!爱德华·艾尔利克和他弟弟,随便谁,反正带到中央城来一下,就听这个魔镜瞎吹,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
“是。”骑士长丽莎·霍克艾应答道,“悬赏多少呢?”
“悬赏一面魔镜,对,就这面。”
“是。”骑士长转身就要走。
大公爵叫住她:“哎!你说魔镜是不是瞎了眼!我是不是世界上……”
“公爵大人,”骑士长回头说,“您可以离魔镜再近些。”
大公爵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觉得有理:“对,站这么远魔镜可能看不清我的帅气。”
“……公爵大人,”骑士长说,“我先去处理悬赏令了。”

“羞涩,你的名字是女人!”罗伊·马斯坦古公爵故作无奈地冲魔镜摇了摇头。
魔镜呵呵一笑:“霍克艾骑士长应该是这样想的。”
“怎么想?”
“您这样看,您脸大不大?”
“……我们来实验一下,耐高温陶瓷的极限温度是多少。”
“……自恋!虚荣!……你们的名字都是男人!”

2
恩维接这个悬赏完全是因为他想要一面照着理头发的镜子。
开玩笑,你以为发胶是好涂的?那么多绺头发每天抹真的需要一面大镜子好吗?
他很快打听到了艾尔利克兄弟的住所,据说是在森林里的一间小屋。之后就好办了,他变身成一个老婆婆,前去敲门。
“哥哥——!算了还是我来开。这位……婆婆您好!您来这儿是……?”看来开门的是弟弟阿尔冯斯·艾尔利克。
“小朋友,我去看望我的孙子,但是没想到路这么远,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喝?”
“当然可以,您稍等。”
不一会儿,水来了。
水被喝完了。
恩维心底一笑,掏出一个苹果。这个苹果一半红一半青,红的一半是下了迷药的,他说:“谢谢你啦,请你吃个苹果!”
阿尔冯斯连连摆手:“不行呀,妈妈和师父都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
“你都多大孩子了还这么听妈妈话啊,”恩维说,“男孩子要自己独立思考。”
阿尔冯斯想了想:“那我们一人一半吧?”
这正中下怀,恩维赶紧说:“红的比较甜,红的那部分就给你吧?”
“恩……”
“哎呀别客气,快吃吧!”恩维特别想掰一块儿直接塞他嘴里。
阿尔冯斯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们科学家不那样分苹果。”
“……你说你们是什么???”
“科学家呀,”阿尔冯斯把苹果横着掰成两半,“这样分我们就都有红的和青的了。而且您看,这样截面上还有颗五角星呢!”
你别是有病吧科学家!!!恩维看着手里一半青一半红的苹果,脸色也要变得和它一样了。这都是多老的梗了你还拿来糊弄我!我活了几百年了我告诉你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
等等好像真的有个五角星欸。
真的有个五角星欸。
五角星欸!
欸!
原来童话里不都是骗人的吗!
“我要给拉斯特看!!!”恩维也不扮演老婆婆,健步如飞地走了。

刚下楼的爱德揉了揉眼睛:“阿尔……刚才那是……一头豪猪跑过去了吗?”
阿尔默默地关上门,把苹果扔进垃圾桶里,回答:“是。”

3
斯卡站在森林里,思考着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斯卡进行了深刻的探索,觉得还是自己的错。
如果不是因为看猫看得入神,就不会撞到小姑娘。
如果没有撞到小姑娘,就不会看到那只小熊猫并且一直盯着它毛茸茸的圆溜溜的屁股。
如果没有一直盯着它毛茸茸的圆溜溜的屁股,他就不会不小心答应了那个小姑娘的请求。
抓住艾尔利克兄弟,然后去换魔镜。
艾尔利克兄弟长什么样子,他也没听清楚,毕竟他超级认真地看着小熊猫的屁股。而小姑娘又颠来倒去地说爱德华高大英俊才华与相貌并存是万千少女心中的偶像。

这些特征都符合的人应该不是很多,斯卡决定找个人问问。
“喂,”他叫住路过的一个金发男孩子,“你知道爱德华·艾尔利克吗?”
金发男孩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斯卡眯起眼睛:“反应这么激烈,不会你就是……”
“不过他应该没这么矮。”斯卡自言自语道。
金发男孩垂着头“恩”了一声。
斯卡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凶了,兄长以前说过跟人说话不要俯视别人来着。
于是他俯下身去,阴影几乎整个盖住了男孩:“请……问下,爱德华·艾尔利克在哪里?”
金发男孩往森林里一指:“那个高个子的!!!”
斯卡一看,那儿有个奔跑中的高个儿男人,于是匆忙道了谢,拔腿就追,一会儿没影了。

“对,这就是我机智的逃生过程……好吧如果你真的忍不住要笑就小声一点。”爱德华·艾尔利克摊平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那个脸上有疤痕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幸好你没遇到他……”
“哈哈哈哥哥你哈哈哈哈……”阿尔终于笑出了声,“这样很对啊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爱德双手交握放在腹部,平躺着,做出安息的样子:“我感觉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哥哥出卖的只有身高啊哈哈哈哈哈哈……”
“阿尔!你给我适可而止啊喂!我现在可是受到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啊啊啊啊——”

————————————————————————————————————————————————————————————————————————-————

我觉得只有在黑大佐的时候我才能觉得我挺喜欢他的(靠)

接下来没想好怎么放飞,先到这儿好了。

评论(7)
热度(55)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