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尔豆】归程

*爱德全程没出现
*最后有一点Greed和麟和兰芳,cp自由心证。
*旅途的兄弟篇
——————————————————————————————————————————————————————————————
中秋节的时候阿尔在新国,或者说正是以为在新国才知道有中秋节这种东西。
起因是隔壁的那对中年夫妇敲了他的门,给他送了一碟月饼。看上去是手工制作的,很小的四个并在中间,饼皮上挨个儿读过去是“中秋快乐”。
女人一个个指过去:“有四种口味,五仁儿,豆沙,肉松,还有……”
“蛋黄莲蓉。”旁边的男人提醒道,冲阿尔笑了笑,“做到这个的时候正好打出来一个双黄蛋,所以这个是双黄的,特地把它包在‘乐’里面,是好兆头啊。”
“是的是的,”女人把碟子递给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做了我们这边经典的口味。”
阿尔端着碟子,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这种善意,只能迟钝地问:“那个……请问……这个中秋,是什么节日吗?”
夫妇俩对视了一眼,然后男人开口说:“是这边阖家团圆的日子啊!”
“哎,要不你来阿姨家里吃吧?这样这个碟子也不用特地来还了。”女人接着道。
阿尔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两位好客的邻居拉到他们家的餐桌边坐下了。
这种不问自来又不惹人厌烦的好意,自从某位故人去世之后,阿尔还是第一次遇见。
阿尔小心地戳了戳圆圆的月饼,问:“为什么是今天啊,那个中秋节?”
“因为今天是一年里月亮最圆的时候,”女人说,“做的月饼也要是圆的,象征‘团团圆圆’,在我们这里嘛,就是一家人聚在一块儿,所以算个节日。”
“圆”对于炼金术师来说是基本的概念,瓶中小人甚至拿它放过炼成阵,阿尔从来没想过是这层含义,这种美好恩祈念。
“是这样,可惜我们的儿子在外地没法回家,”男人说,“你跟他差不多年纪,所以看到你就想到他了。”
“都是一个人在外面,中秋节如果有别人送月饼的话,也不至于那么孤单。也是这样想着,就冒昧地打扰你了。”
“完全不打扰,感觉自己都回家了!”阿尔笑道,“您的儿子在外地也肯定能遇到你们这样的好心人。”
“是这样希望的呀。”女人温温柔柔地笑着,“只不过惦记还是免不了。你来这么远的地方,家里人肯定也记挂着吧?”
阿尔想了想,答道:“应该会的,只不过我们那儿没有这样的节日,只是在工作的空余会想一想,‘啊他今天大概到哪儿啦’这样的问题。”
“节日嘛,也就是个借口,”男人哈哈大笑,“你看月亮,其实每个月也都会圆那么一两天。你要说七月的不如八月圆,我倒没觉得。但是八月十五的月亮就是八月十五的月亮,就好比轮胎的气门芯。一年里必须有这么一个日子,让你补充一下感情,或者把内心的一些感怀发泄发泄……”
女人把一个月饼塞他嘴里:“你在孩子面前说的什么话?中秋在还没有成为中秋的时候,也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被选中做中秋的吧?”
“不跟你争不跟你争,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五仁的……咳咳……我去漱口……”男人落荒而逃。
阿尔忍不住笑起来。
无论怎样,“中秋节”的意义确实是不一样的。在知道今天是中秋之前,只是把它当做每一个普通的日子过着。但是明白它的意义之后,这一天不再只是日历上随手撕去的一张纸,而是所谓的“气门芯”了。他只觉得某些想念急速地发酵膨胀,到了自己无法忽视的地步。好像是前两天大扫除时房子里的灰尘,往日遍布在各个角落,打扫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大堆了。这种想念平日里分散在分分秒秒,到了今日全被拢在圆月之中,揉在手上一块小小的月饼里,突然地宣告起自己的存在感来。
我们所看到的是一轮明月,那么思念也被圈在一个圆里吗?
如果天上那个圆也是一个炼成阵的话,大概是以人们这样的情感作为原料,才炼出洒满大地的清辉的吧?
所谓的八月十五仿佛只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在这一天你知道,你们的思念是一样的。
但阿尔又有种没来由的自信。他远在大陆的另一端,应该是对这种传说一无所知的,但是看到这样的明月,大概也会产生想要对方跟自己一块儿看看的想法。毕竟,甚至他们的第一个炼成阵就是一人一半画成的圆啊。
“舍不得吃这个吗?”女人的声音打断了阿尔已经飘到远方的思绪,“阿姨可以给你再做的呀。”
阿尔这才发现他捏着那个写了“乐”的月饼已经好久了,连忙摆手道:“不是的不是——虽然确实精致得不忍心吃了——但刚才只是想到了一个人。”
女人了然:“她现在离你很远……?”
“他呀,”阿尔说,“跟我的距离,火车还要坐两天两夜,再加上一片沙漠。”
“这样啊,我还想着,给你多做一点带给她呢。”女人可惜道。
“没关系,”阿尔笑起来,“明年——明年这个时候,我会带他来吃的!”
“或者,如果不麻烦的话,请您教我怎么做这种东西吧!”
女人眼神一亮:“当然不麻烦!正好材料还有剩呢!老公——快出来教这个孩子!”说着又回头跟阿尔解释道:“每年都是我做的馅儿,他做的饼皮。”
阿尔在挽袖子的间隙里回复了她一个轻快的笑。

从邻居家出来的时候,阿尔手里已经抱了一大袋月饼了,从五仁、蛋黄到一些奇怪的口味,到最后是厨房里还有什么就往饼皮里填什么了。
明天去送点给麟和梅好了,阿尔想,先给梅一点,不然麟和兰芳吃完之后估计什么都不剩了。啊,说起来麟已经是皇帝了,为什么对于吃的永远不嫌多……
他没告诉邻居家的夫妇,他搬来之前就听说他们的儿子在中秋这一天意外身亡。他知道他们没有提起的原因,正如他被问到家人的时候也没说自己的父母都已故去。

“月饼啊,以前都是福爷爷做给我们吃呢。”
“嗯。爷爷什么口味都会做。”
“我以前为了说服Greed来新国当皇帝,还给他报了一串儿菜名,保证他来新国有的吃。现在也不知道算不算我食言了。”
“不是少主的错。”
“福爷也不是你的错。”
“……嗯。”
“没事儿啦,反正我们跟着福爷爷早就学会了,以后我做给你吃。哎兰芳,来帮我剁个馅。”
“……是,少主。”

——————————————————————————————————————————————————————————
我父母的一位朋友,是个很好的叔叔。他的儿子跟我一样大。在我看来他的形象跟修兹很像。脾气好,大大咧咧不计较,工作却很细心,待人很好。
他在四年前的中秋的晚上因为车间事故死了,被绞得不成样子。
因为他,我第一次体会到生死无常。
但是故去的人们,在这样的节日里给我们的不是空缺的遗憾,而是对现有的珍视。人的生命,相对于高悬的明月,如同薤上之露之于我们,消散得太快了。一首挽歌叫《薤露》,但甚至……薤露能撑过一首挽歌的时间吗?
不管如何我们都在这儿了,占据着短小但不容忽视的时间长度。我们的思念,也占据着明月中不容忽视一缕光辉。
引用一句老套但永不过时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评论(2)
热度(44)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