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作业存档】我内心的战争

我内心的战争

当时我的心里有一种战争,使我无法安眠。”

我内心的战争,是近来才发起的。或者说战争的双方在那之前只是冷战着,并未真正地冲突。而最近的一些事情点燃了炮火,使它们真正地厮打起来。

原本我对这场战争耻于宣诸于口,但是又想到有“慎独”的说法,于是也只好咬着牙把它拎出来说。我不知道对其他人是怎样的,因为他们看上去并没有这样的战争——亦或者是显得胜负分明——但是我却甚至分不清它们是敌是友。

我的良知和我的怠惰就这么在我内心开始了战争。导火索是近日林林总总的社会新闻,各种各样的,虐童案、江歌案以至于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不知道是不是大学以来通过网络接触外界更多的缘故,感觉全世界的恶意都向我扑面而来了。是它原本就有这么多的恶意,我才刚刚发现,还是说它的恶意确乎是在增加呢?最让我恐慌的不是已知,而是已知之后的未知,仿佛你知道那一座冰山还在海平面下隐藏了八分之七,但是却看不明晰一样。

可这些我暂且是无法搞明白的,我所凭借的只是搜索引擎——好奇怪啊,恶意离得我似乎近了,但是真相却离我更远了一样。

我搞不明白惨状背后是怎样的真相,但是却像是搞明白了惨状是多么的惨。就好像300000这个数字于我来说,并没有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给我的切实的震撼更大一样。在微博上我看着受害者声泪俱下的控诉,看着他们悲愤不已还要强自冷静的描述,觉得实在是有些无法承受。我觉得我是太过懦弱了。就好像很久之前我看《穿条纹睡衣的小男孩》,我知道那实在是一部好电影,但是绝没有勇气看第二遍的。但是只要我关注网络一天,受害者的声音就源源不断地从网路那头传到我耳朵里来,钻进我的脑髓,搅乱我脆弱的神经,使我不得不与之一同悲伤起来。但是我又明白,我所感受到的悲痛实在是跟当事人无法比较的——这一点又让我感到痛苦了。

是的,我的良知,我的社会公德,我的同情心,都让我感受到身不由己的痛苦。而在我不痛苦的时候,它们又要用愧疚将我压着。

唯一能与良知抗衡的就是我的怠惰。

我的怠惰让我没办法一直想着某件严肃的事情。这似乎是我自我调节的某种心理机制。看了某个事件的报道之后我会悲愤我会难过,但是不久之后我依旧快乐地过着我自己的生活了。我抹掉一把同情的泪水,转脸就可以因为什么小事情笑起来。我自我感觉上的我的生活是非常快活的,生活在我周围的也都是很有趣很良善的人。于是这种氛围就把我麻痹了。含在嘴里的糖总比锅里的黄莲更让你感到实实在在的味道,是吧?所以我总忘记苦的东西还在那里,舒适地吃起糖来。

某种观念告诉我,我不是加害者,我不是剥削者,我的快乐也仅仅是普通的快乐。我是没必要为别人的苦难负责的,有人比我过得困难的责任不该加在我自己的头上。但是这时候我的良知跳出来对我这种思想开火:你果真没有怜悯之心吗?

于是我又陷入到痛苦中去。这种痛苦是因为我不能对受难者感同身受。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悲伤着,我无能为力。我既不能在实际行动上做出点什么来,又不能在精神上长久地支持他们。所以我感到愧疚了。我终于体会到这种“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了。

但是这样的愧疚并不持久,我前文似乎提过了。

我从战争中感受到自己的懦弱了。坚定地为他们战斗、为他们痛苦我做不到,我没法眼中常含泪水。但是冷漠绝情地过自己的生活、对他人的苦难全然不在意,我也做不到。我常常在两者之间徘徊犹豫,无法决定这场战争的胜利者。甚至是——在某一方处于弱势时,我心中的天平就要往那儿倒一倒,让他们维持势均力敌的状态。

怯懦地愤怒着,怯懦地快乐着,怯懦地悔过着,怯懦地歉疚着。我在它们的夹缝之间苟延残喘,用“忘却“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但或许因此失去了壮烈的机会。

我不知道我的心理最后会走向何方。我会成为曾经的我最讨厌的“冷漠的中年人”,还是成为我曾偷偷羡慕过的绝情者?我不知道。我希望我有勇气,不屈服于任何事物之下。但是正如之前所说的,害怕未知而不害怕已知,我害怕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万一我倒向了真正的懦夫的一方,那么我的未来在杀死我。如果我最终选择了战士的道路,现在的我又因弱小而退缩,因为那不是我的未来杀死自己,而是别人杀死我。更有甚者,接受苦痛对于我的内心本就是一种摧折,一个人承受恶意总是有限额的,我对我心灵的坚韧程度深表怀疑。许多人不被恶意摧毁并不是因为他们耐受能力强,并不是因为有大勇气和足以抵御一切困苦的信念,而是因为可以弯腰低头,做沉默的羔羊,跟着鞭子的方向跑。我是既想反抗鞭子,不愿意跟着羔羊们一起跑,又做不了那特立独行的猪,因为成了个四不像的玩意儿。

    我实在是厌恶丑恶,因此想要做提剑的勇士。我又实在眷恋美好,因此害怕失去它们。

    据说是有牵挂的人在战场上死得最快。所以我或许要做个什么抉择,在某一天。

只是在这样的年轻的夜晚,请给我……请给我多一点思考的时间吧!对于这样的选择,我还远远地……没有做好准备啊!不敢选择的我是令我看不起的了,但是确确实实是这样,请让愚钝的我再多想一些时间,不要给我前人的教诲和捷径,让我自己好好地想一想,在无眠的夜里好好想一想,这场战争,我究竟应该让哪一方胜出。因为这实在是太重要的问题了。

 

                                                                                                                        

                                                                                                                        于2017.11.26晚


评论(3)
热度(6)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