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乔勇】废稿

*写不下去的废稿()

*发上来是为了让你们猜猜这是什么paro,我一开始想写的是啥()

——————————————————————————————————————————————————

今天勇利依旧比Joe晚回家,Joe很不理解为什么白都一个雇佣兵中介公司要像正儿八经的企业一样隔三差五地开会。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徒洗了个澡喷点香水,便假装自己是华尔街精英,衣冠楚楚围着会议桌讨论公司业务,但是嘴里蹦出的词都是军火交易和人头收割,谁都知道会议室里每个西装革履的人后腰里都别着把枪。

但是不得不说白都的人做事都有着精英阶层的精致。Joe但凡出任务没有一次不是一身伤回来,哪怕其中一些并不是不可闪避。如果可以用小小的划伤换取对方的生命,Joe很乐意这么干,番外地的人都不介意这么干。Joe灵敏的闪躲可以避开绝大多数致命攻击,但是对于皮肉伤完全不在意。白都的人则不一样,首先他们的装备都是高级货,在保证轻便的情况下武装到牙齿,业内戏称他们是“装在套子里的人”——比如某次Joe想要撕开勇利紧身衣的时候才意识到那是高强度纤维制造的,比得上他的防弹衣。其次他们能不受伤就不受伤,鲜少搏命一击,被誉为雇佣兵这个危险行业里的安全卫士。

虽然Joe看不惯白都的做派,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既得利益者之一,尤其当勇利穿着西装回来的时候。勇利的身材在高定的衬托下展现得相当完美,Joe爱极了他从宽肩到窄腰收紧的弧度。紧紧包裹在衣料里的勇利总是显得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然而Joe却觉得好像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展露了出来,只会让人想把他上下摸个遍。

勇利刚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就被Joe扑了个正着,顺着他的意图栽进了沙发里。Joe在他的肩颈处蹭了蹭,蓬卷的头发扫得勇利下巴发痒。Joe闻到勇利发间淡淡的洗发水香味,明知故问:“在总部洗过了?”

不等勇利回答,家养大型犬蹭来蹭去的样子已经变了味,往狼崽子的本性发展。勇利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放松了身体,任由Joe直接咬松了他的领带,一路飞快地解了衬衫扣子……


评论(8)
热度(24)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