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MHA|爆轰】The Holiday(1)

【MHA|爆轰】The Holiday(1)

*CP:爆轰、出茶,比例大概七三。

*梗来自于电影《Holiday》,常用翻译名是《恋爱假期》。

*为了避免误会说明一下,绿谷和爆豪一直是朋友关系。除了爆轰和出茶,其他跟他们有过恋爱关系的都是路人而已。

*非常抱歉QAQ本章主要在前情提要,爆轰最后才见面……另外本章的绿谷因为剧情需要超级ooc,之后不会这样QAQ

—————————————————————————————————————————————— 

“所以呢,你觉得你被绿了?”电话那头的爆豪嗤笑一声,“被绿也不是拖稿的理由,别人都催到老子这里来了你他妈赶快写!”

绿谷看到来电的时候有一瞬间还想过自己的幼驯染能给点安慰,没想到竟然还是催稿,哭得更厉害了:“对、对不起……但是我现、现在真的没法写……”

爆豪一听见他哭都要烦死了:“迟早的事情有个屁好哭的,你他妈眼泪流到大西洋也不能改变事实。你他妈跟我杠的时候不是有劲呢吗,不是被打着也嚎叫要成为编剧之光吗?!要是觉得被绿了不服气就他妈的去锤爆那对狗男女的狗头,哭有屁用啊!”

绿谷被他这一长串暴躁发言吓得打了个哭嗝。

“……”爆豪一瞬间竟然想不到什么措辞来骂他。

“我觉得我这个姓氏是不是就有点……命运感。”绿谷摊平在床上,感觉头顶的大灯投射出来的都是绿光。

“呵呵,”爆豪毫不留情地提醒他,“你还真觉得是被绿吗?人家从头到尾拿你当备胎,让你帮她写稿子的时候就送点礼物敷衍你一下而已。”

绿谷汪汪大哭,因为爆豪虽然说得难听,但确实毫无问题。

“记住了稿子下周之前要交过去,再他妈的因为你拖稿让别人打扰老子写曲,老子打死你信不信?!”

绿谷真情实感地回了声“信。”,然后发现暴躁老哥已经把电话挂了。

 

绿谷翻了张影碟出来塞进播放机里,颓丧地窝进了被子里。

是八木俊典的第三部电影《TheGreatest Showman》。他依靠两部英雄主题的电影变得家喻户晓,而这部片子是他第一部音乐电影。男主人公的原型是马戏团的开创者P·T·巴纳姆。他是一个穷小子,创业几经挫折之后采用了马戏表演的形式并大获成功。但批评家们认为马戏表演是低俗、不登大雅之堂的……

绿谷记得有人说这部电影实际上也是欧鲁麦特的人生写照,因为他的英雄电影也一度被影评家评价为缺乏深度。不过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位电影界的传奇人士有过类似于男主角那样的悲惨经历。他像是横空出世一般,在那个信仰缺失的年代突然崛起成为人们心中“英雄”的代名词。虽然他的本名是八木俊典,但是很多人习惯叫他欧鲁麦特,那是他最著名的英雄系列电影的男主角名字。

绿谷看这部片子很多遍了,以至于影碟上有的地方已经有些磨白,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去看每一秒钟。

“The noblest art is that of making others happy.”

绿谷在心里跟着欧鲁麦特念出P·T·巴纳姆这句话。啊,想要进入电影行业、成为编剧,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想要帮助别人获得快乐和幸福,这就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结果这种心情变成了过分的助人为乐,以至于在自己喜欢的人可怜兮兮地请他帮忙赶稿子的时候,他根本没法说“不”,久而久之在对方心里也就是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打字机。而写出的作品不过是流水线生产的剧集,没人觉得会带来什么。

这几年根本就是努力方向完全不对啊,绿谷想,即使每天加油打气,但是方向不对的话看不到希望也是常有的事情。得完全扭转过来,换一种思路才行……然后加倍地去努力好了!

然而话说回来他现在根本不想去上班,喜欢的人和她的男友跟他在同一个部门,绿谷对自己脆弱的泪腺相当有自知之明,哪怕心里想要把事情放在一边,他当场也能哭得像是对方横空去世了一样惨烈。

要不还是先休个假吧……攒了好久的假期……彻底地调整一下心情!绿谷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拿过电脑、保存关闭正在赶的稿子——今天才周三,下周之前交肯定来得及对吧——开始谷歌搜索度假。

 

 

轰焦冻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

他先是回了自己名下的房子,然后看到他的男朋友和另一个雄性滚在他买的床上,不出意外地上散落的衣服也是刷他的卡买的。在这种情况下,他都没有拎起手边的酒瓶砸在他们的头上,只是客气地请他们收拾东西走人。他的男朋友——现在是前任了——还要骂他。

“你是不是x痿?同居的意思是跟男朋友睡一张床而不是让我睡客房Ok?”

“你烟瘾大,我不喜欢烟味。” 

对方气结:“这是重点吗?那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是你追我的,而且当时你有保证会戒烟。”轰觉得有些厌倦,开始打电话给生活助理让他找人把客房床扔了,顺便换一套家具。

前任边穿衣服边骂骂咧咧:“追你是因为我们整个部门打赌谁能追到你,没想到那么快就同意了。结果三个月不给亲不给艹,你是不行还是没成年?要么就是在外面有人,那就是双方都出轨,你也别觉得我有错。”

轰平静道:“因为我每天除了睡眠七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工作,没有那个精力。”

“滚你妈的,别的不说你现在一点心情波动都没有,冷血的人做什么电影艺术——”

“我现在不伤心,”轰冷冷道,“但不代表我不生气。”

对方被他冰冷的眼神一刺,条件反射退后了一步,旋即又有些恼羞成怒:“阴阳脸,脸上那么大块疤还真以为自己长得好看有什么资本吗?”

“?”轰真实地疑惑了,一是他本来一直没觉得自己好看,二是:“可是你这位朋友一直在看我。”还是那种眼神。

正在此时生活助理已经赶到,训练有素地伸手一指门外,对脸都绿了的前任和那位“朋友”说:“两位先生,请。”

等这两位终于滚蛋了,轰眨眨眼睛问助理:“我反应真的比较冷淡吗?”

助理想了想,耿直回答:“可能是习惯了。”

轰突然感到了凄凉,是啊,可不是习惯了吗。自从他搬来这里,前前后后四五任,无论男女,无一例外地出轨,并且不约而同在被捉奸在床之后表示他是个性冷淡/渣/冷血动物。

助理:“我觉得轰先生您不用为了躲避桃花而随便答应别人的追求然后维持这种关系……”

“诶?”轰疑惑地看向助理,“不是为了躲。我是真的想谈恋爱。”

“……”

“……不像吗?”

“……”

“哦。”

助理试探性地问道:“可能是您工作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经营感情……”

轰恍然大悟:“你说得对!”自己长相比较奇怪,又没有时间,可能只有钱稍微有点吸引力——但要是靠财力权势的话不是跟最讨厌的父亲一样了吗?坚决不行。

外貌是没法改了,那么只有——

“通知一下工作室,正好之前的大项目结束了,放几天假吧。”

“啊???”

“大概两周。给他们带薪假。”

“是、是!”

 

说是要休假,但是轰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

实际上他给生活助理休假之后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吃饭问题。他家所在的区域到餐厅需要开车,但是他偏偏懒得开车。确切地说,轰根本是躺在床上懒得动。

手机一响,轰点开消息,发现是助理贴心地准备了一串外卖推荐……哦,最下面还有几个旅游网站的链接。

加薪,必须加薪。轰这么想着,电话订了一份荞麦面。然后戳进旅游网站。

啊,大部分都是跟着剧组去过的地方。轰挨个儿看着热门推荐,难得两周假期,好像去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住两周就回来有点浪费……毕竟美好的景色大多看过,还在视频剪辑里看了无数遍。轰甚至担心自己一到景点,心里想到的全是该景点在xx,xxx电影里出现过。

这时,旁边一个小推广吸引了轰的注意:短期房屋交换……这是什么,轰饶有兴趣地戳进那个推广。

 

 

“房屋交换?现在还有这种度假方式的吗?”绿谷浏览着相关信息,嘴里碎碎念道,“一周到一个月,双方交换住所,体验另一种生活环境,短期但是很深入啊!住在陌生人的家里会不会有点奇怪,不过换一个环境还真是符合我现在的需求。而且互换房屋相当于住宿费完全省下来了,岂不是相当于五个欧鲁麦特手办……啊不过万一对方把我家搞得一团糟……哦原来有协议保险服务,很周到。那这样很好诶反正我也没有洁癖,不过互换对象还是要好好考察一下……”

就在他思前想后的时候,一条新的互换信息出现在顶端:C市,比较宽敞的独居房屋,无不良癖好,互换时间:立刻……

就它了!绿谷迅速点进去开始给房主发消息,不为别的,传闻欧鲁麦特息影之后就在C市定居。C市在绿谷眼里就是加上十八层粉丝滤镜的存在,而且在这时候突然跳出来难道不是命中注定吗?!在自己需要转换心态的时候蹦出来一个跟人生明灯有关的城市,不选不是欧鲁麦特粉!

 

 

轰刚把自己的信息放在房屋交换网上,就收到了站内私信。

“你好!我的房子在X市,大概情况在图片里。因为这两天急需换一个环境调整心情,所以也是希望尽快互换。保证书、协议和实名信息已经在网站上报备了。”

轰扫了一眼,大概是个干净的单身公寓,回到:“可以。”

想了想,他又问:“为什么急需调整心情?”

“……因为……被绿了……”绿谷纠结了一下,觉得爆豪说得还是有理,正要补充说明一下,就看到对面回:“巧了。”

为什么感觉云淡风轻啊喂?!

“……其实我并不算被绿。是我喜欢的人把我当备胎,一直……比较暧昧吧,情人节会送我礼物……虽然是因为要让我帮她写稿子……然后今天她给了我圣诞节礼物,带爱心的那种,结果又跟部门的人宣布她跟一个同事在一起了。”绿谷忍不住噼里啪啦全交代了。

“哦。”

果然是对方完全不想听的内容吧啊啊啊,绿谷以头抢桌,赶紧打字道:“对不起!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请无视我!”

结果这时候对面慢悠悠地来了一句:“这种,会很伤心吗?”

“当然啊!!!”

“可是我看到他们睡一起的时候,没什么这种感觉。”

“啊,可是,一般不都是会感觉悲伤又愤怒吗?像我这种极端的甚至会大哭一场。”

“真的会哭吗??”

这个语气……“大部分人貌似都会哭?不会大哭但是也会流眼泪这样吧。我的一个朋友,平时相当狂躁……大家都以为他是不会掉眼泪的人,但是他跟初恋分手的时候,我刚好给他打电话说事情,虽然他极力掩盖但是都听得出来哭腔。哈,平时还嘲讽我一激动眼睛仿佛水龙。所以如果是真的喜欢就会感觉伤心到哭吧?”绿谷忍不住看了一眼门外,总有种爆豪会冲进来揍他的恐慌。

“啊,水龙头?好厉害。”

这个人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交换的事情总算还是定下了,当天晚上轰就收拾走人。他连行李箱都懒得拿,随手拿了两套一模一样的一副,带上手机电脑和身份证这种不可或缺的东西直接上了飞机。

到了那位“绿谷”提供的地址已经是晚上六点,是饭点了。然而由于时差,已经到了轰平时睡觉的时间,于是他迷迷糊糊洗了澡,连房屋的整体构造都没来得及看完,直接倒头睡下了。

凌晨1点的时候他被敲门声惊醒了,模糊辨认出对方还在喊绿谷的名字,轰想大概是熟人,只好挣扎起来去开门。

门刚打开就一头栽进来一个醉得不行的人,后面还跟着两个也半醉的人。

“绿谷——诶?你是谁,怎么在绿谷这儿,绿谷呢?”跟着的一个红头发的人问。

轰一把扶着往他身上倒的人——他头发扎得轰脖子疼——一边答到:“我跟他交换住处两周,他去我家度假,我来这里。”

“啥,竟然一声不吭去度假了……妈耶,情伤真可怕,幸好我单身。”另一个黄头发的人感慨,“那爆豪咋办,他妈妈在家我们不敢送他回去……”

“艹他妈的灌老子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爆豪扶住门框,“偷偷换成混的,切岛和上鸣,老子记着了……”

“呃……这位小哥请你把他扔沙发上就行他喝酒不吐的谢谢您您真好我们先走了!”上鸣拉着切岛就跑。

爆豪想追上去锤他们,奈何头晕得不行,拳头只好哐当砸在门框上:“草!去死吧你们!!!”

轰看着他骂损友,气势倒是很足,只是嗓子嘶哑之余还带着醉酒后不自觉的鼻音,效果变成了小孩子撂狠话。加上拳头虽然挺狠,脚下却是不稳,倒是有点虎落平阳汪汪叫的可爱。

“你……要不先进来吧,风挺冷的。”轰真诚地建议,门还开着,他只穿睡衣真的很冷。

TBC

——————————————————————————————————————————

求评论呀~!

评论(20)
热度(245)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