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MHA|爆轰】The Holiday(2)

【MHA|爆轰】The Holiday(2)

*CP:爆轰、出茶(本章依旧没有戏份)

*本章爆轰算是418……有一丢丢R15(??)

————————————————————————————————————————

[1]戳这里

爆豪躺在沙发上,觉得这情景真的尴尬极了。他头昏脑涨地想,这个跟绿谷玩了什么房屋交换的人也太没戒备心了吧,凌晨一点给人开门还放人进来。完全没想到自己现在是战斗力为0的状态。

轰没想到绿谷的房子还兼有他朋友们的避难所的功能。现在他住在一个只在网上聊了几句的人家里,沙发上躺着一个陌生人,这让他也觉得有点尴尬。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说:“呃……你要不要喝点水?”

爆豪:“我自己来吧。”说着从沙发上撑起身子。

轰瞅着他那困难劲,怕是要连带着把茶几都给带翻了,连忙制止:“你躺着吧,我去倒杯水。”

于是爆豪眼睁睁看着轰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关上,打开客房的门、关上,才终于找到了厨房。然后轰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啊,请问下水壶在哪儿?”

一种只能自力更生的绝望感促使着爆豪清醒了许多,他走进厨房轻车熟路地打开橱柜找到了水壶。轰不好意思地接过来,说:“谢谢啊。我下午才到,倒时差到现在,还不太熟悉。你先去躺着吧?”

“我站会儿,躺着反而想吐。”爆豪靠在厨房门框上,“哎,你们是怎么想起来交换住处的?”

“有那种网站,把房屋信息放上去……”

“我不是问这个,”爆豪打断他,“废久是因为被彻底甩了所以想换个环境吧,你呢?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会遭受挫折的人。”这种把supreme的短袖当睡衣穿的人。

轰没想到对方直接问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这种隐私的问题,但奇妙的是他也没觉得有什么被冒犯的感觉,老老实实答:“我前任出轨了。”

爆豪一下子站直了:“哈?看来这世上的渣滓比我想象的还多啊。”

轰眨了眨眼睛,说:“或许真是这样。”

 

 

绿谷在出租车上睡到脑壳在车窗上快撞出包的时候,司机终于停下来,说:“先生,先生?已经到了。”

绿谷迷迷瞪瞪地下了车,拖着行李箱惯性似地走了两步,抬眼一看,差点吓到把包扔了。不是只说“干净整洁的独居房屋”吗,这是豪宅吧?!

绿谷走进别墅的内置电梯时,整个人还是有点懵圈。同样是五楼,自己的公寓在五楼,而轰的家有五层楼……绿谷在内心默默流泪,万恶的有钱人啊啊啊。不过真的这样为什么还能被人出轨啊,话说回来那个敢绿轰焦冻的人真的不怕被打击报复吗?

所以卧室在几楼……绿谷看着电梯的楼层面板发愁。先上五楼试试好了,拎着行李下楼方便些,不行的话就再一层一层试下来……不,万一人家每层楼都有卧室呢……等等这栋楼里是只有他一个人住吗?!太浪费了吧!!!自己家因为空了一间客房就被朋友拿来当成某种基地一样的存在,一张床睡过七八个人,这是什么利用率!轰一个人难道还能睡七八张床吗?!贫富差距这么大的吗!!!

电梯当然不知道绿谷内心的哀嚎,尽职尽责把他送到五楼。

绿谷又一次震惊了。

如果说之前那种“富裕”仅仅是让他发出置身事外的感叹,眼前的景象可谓是让他想要大哭一场表达自己的激动与艳羡:这一整层楼,赫然布置得像一个家庭影院电梯出来,左右两面墙都是屏幕,左边是银幕,右边是3D屏;正对着电梯门的一面墙则全是架子,分门别类摆满了影碟和电影官方公式书等等——这简直是电影爱好者的天堂啊!

绿谷一扔行李,直接扑到影碟架旁边,感动得简直要哭出声。这数量,这排列,这保存的完好度……过分了,还有个欧鲁麦特专区,从初回碟开始,各个电影的各个版本一个不少。你问绿谷怎么知道的?因为所有版本他倒背如流,还是欧鲁麦特影碟的人肉鉴伪器。

我为什么要找卧室呢,绿谷看着家庭影院里的沙发床想,我现在就想躺在这上面看它个七天七夜。

 

 

这边绿谷的厨房里,轰和爆豪大眼瞪小眼等着水烧开。原本他是专心致志看着水壶的,但是爆豪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轰觉得视线落在别处的自己好像微妙地输了某场战役,于是也看向爆豪。两个人像是玩什么“谁先笑”的游戏,不过轰在这种游戏里从来没有输过,非常坦然地打量着爆豪。

这时候轰的手机响了一声短信提示音。

爆豪把目光下移到他裤子口袋,说:“短信。”

这是让他看的意思了。轰一边解锁手机一边想,他估计是那种所有图标上不能有未读信息标识的人。

轰点开一看,竟然是绿谷,觉得实在是有点巧,忍不住抬眼看着爆豪笑了一声。爆豪立刻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小动作,凑得近了点,手撑在轰脑后的门框上问:“喂,你笑什么?”

轰冷不丁被他温热的吐息蹭着,条件反射后退了一小步,反手把屏幕给他看:“是绿谷。”

爆豪被手机屏幕的亮光闪了一下,轰的屏幕还微微晃动,让本就头晕的他更觉得眼前迷糊,于是一把扣住了轰举着的手,微眯着眼睛看完短信:“一条短信都不够他表示激动的,这罗里吧嗦的毛病。”

轰偏凉的手背被爆豪火热的掌心完全握住了,并且他看完短信之后也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这中间的温度两人心知肚明。

轰微微往回抽了一下手,没成功——当然他压根儿没认真想要挣脱。毕竟,他们手掌之间的热度是双方心照不宣的。轰这会儿想清楚他刚才打量爆豪得出的结论了:对方长得真不错。对着他的两位朋友凶神恶煞的时候轰只觉得有意思,到了爆豪平和起来的时候,那张脸就真正地算作是好看了。进屋之后爆豪脱了大衣,从修身毛衣所包裹的外形来看,轰判断他身材配得上他的脸。

那么,轰又想起另一件事。有很多人追过他,他知道那些人有打赌,但是他先9后答应了其中几个。轰答应的标准自然不是“前来表白的第十个人”。王尔德有句话说得好,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轰焦冻就是一个相当不肤浅的人,而他格外深沉的一点是把身材也算进“貌”里。

很显然爆豪也不是一个肤浅的人。

从他问第一个问题开始,爆豪就一脚踩进了对方的安全区,实际上就是想比陌生人更进一步,所以选择先入侵。

“水开了……”爆豪瞥了一眼水壶。

“嗯。还要挺久才能凉。”轰把手机放回口袋。这次爆豪没有钳制他,但是一直搭在他的手腕上,跟着他的手一起移到胯才松开,转而顺势揽住了轰的腰。

轰感受到爆豪的手在自己的后腰摩挲,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像是在溢满汽油的空间里点了火,一下子引爆了空气。爆豪直接勾过轰的后脑勺,目标明确地咬上了他的嘴唇。

爆豪的舌头已经舔到轰上颚的时候,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之前以为他眼睛红是喝了酒的缘故,没想到这么近看,是本来就是红的。

两个人一路从厨房亲到客厅。一个正醉着,一个被亲到大脑缺氧,于是踉踉跄跄倒进了沙发里。爆豪这时候感谢轰把supreme短袖当睡衣穿了,这T恤格外宽松,以至于他的手指可以直接一路从他的腰窝顺着脊椎滑到蝴蝶骨的尖。轰被他这样一溜儿摸过去,浑身一激灵;上半身忍不住抻长了,像只被挠舒服的猫,表面要逃跑,实际上是舒展开了让你从头到尾别放过他。爆豪接收到这种暗示,低笑起来,暂时放过轰的嘴唇,转而从眼睛啄吻到下巴尖。轰得了喘息的机会,也想要去进攻,然而经验实在少得可怜,只能绞尽脑汁想电影里是怎么演的——正经电影。这种头脑风暴显然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现下他只能胡乱揪着爆豪的毛衣,腿全靠本能往他身上缠。

“笨蛋,别把毛衣给我扯破了,我还要穿走呢。”爆豪拉过轰的手按在自己胯下,“摸摸它。”一边用膝盖蹭着轰的。

轰条件反射地服从了,等爆豪的攻势从上半身往下转移,手摸上他屁股的时候,大脑突然解析出了爆豪前一句话的关键词“穿走”。

“等一下……”轰推开爆豪,坐起身。爆豪“啧”了一声,倒也松了劲:“干嘛,我健康得很。”

轰:“不是……这是别人家……。”

爆豪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确实几个人都膈应,往旁边一倒:“艹。你突然说这档子事干什么,我他妈都要萎了。”

轰拽好衣服,想了想凑过来亲了亲他的额头,说:“抱歉啊。”

爆豪觉得这动作实在不像是打炮未遂的419对象要做的,反而像是恋人。不过他不觉得对方越界或是黏糊,反而觉得可爱。他揉了一把轰的头发,说:“靠,突然抱歉干嘛。”然后又用手替他梳了两把,仔细地把红白头发拨到两边。

轰乖乖地趴在沙发边让他摆弄头发,过了一会儿感觉头上一重,原来是这人酒劲儿上来,睡着了。于是把他的大衣拿过来盖着,也继续去睡了。

 

没有闹钟的早上,轰总是起得很晚。一睁眼发现屋顶跟自家不一样的时候还懵了一会儿,紧接着轰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交换了住处,半夜有人敲门……然后发生了什么,结果又没真的发生什么。到客厅的时候发现爆豪已经走了,轰心里觉得可惜:一个多么好的证明自己不是性冷淡的艳遇的机会就这么飘了。要是在自己家就好了,自己的床,两米五呢……

轰的父母不是因为爱情结合,家庭里也没什么浪漫元素。但是轰并没有因此觉得婚姻和爱情是不值得追求的,相反,正是要恋爱然后结婚,用这种方式去证明自己家庭的构建方式是错误的。那么他在家里所感到的一切悲伤,都将在他的新家里从根源上得到纠正。

所以……真想正经谈恋爱啊。轰想,这是最基础的条件。不然总不能用一堆被出轨的感情史去反驳父亲。

顶着一副“新的一天新的丧”表情走进餐厅,轰惊讶地发现爆豪竟然给他留了早餐——虽然现在差不多是当午餐。是一份蛋包饭,即使已经凉了,奶黄色的蛋皮和红色番茄酱的搭配依旧令人心动不已。轰用叉子戳了戳蛋皮,还有咖喱流出来。

好饿,轰感觉自己的胃就是在等这样一份蛋包饭。而正要开吃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番茄酱好像不是随便挤上去的。

是一串电话号码。

轰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存了号码。在舀了一勺咖喱进嘴的同时,左手飞快地打字:

“蛋包饭,谢谢。

轰焦冻。”

——————————————————————————————————————————————————————

比上一章短小了一千字的无力一更。之前犯了一个很傻逼的错误,电影是叫《the holiday》不是《holiday》……

天知道我这章就是为了写番茄酱,前面都是瞎扯的。

惯例求评论~!

评论(26)
热度(244)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