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一个爆轰的废稿

虽然没写到但是轰是双性设定来着。


爆豪一进酒吧就被切岛和上鸣拽到一个偏角落的位置。爆豪正奇怪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坐偏僻安静的位置了,就见上鸣好似地下党接头似地瞥了瞥旁边角落的一桌,低声说:“喂,看到她没?”

爆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角落的那一桌坐着一个红发黑裙的女人。跟旁边切岛的红发完全不同,她的头发看上去极软,此刻正随着主人的动作在裸露的肩头上轻扫;而颜色则更深更暗,像是沉淀着铁。她脖子上戴着颈环,裙子则是极简的样式,也并不修身,只是腰带松松地挂在腰上,反而显得身形纤细了。

爆豪一下子明白切岛和上鸣为什么一反常态靠着角落坐了,敢情是要占个近水楼台。他随意扫了扫四周,发现大半个酒吧的人都若有若无地往角落里瞟,其中不乏几道直白炙热的视线。然而那女人却对她所受到的关注毫无所知似的,眼神毫无目的,一杯新加坡司令也喝得慢悠悠的,甚至还半趴在桌子上抻了抻,弓起的脊背像是伸懒腰的猫。她这模样不像是泡吧,倒像是课堂上困倦的学生。

“怂货,”爆豪毫不留情地嘲笑切岛和上鸣,“只敢在这儿偷瞄,搭讪也不敢?”

切岛大惊失色:“你小声点啊!纯爷们儿有什么不敢!我们又不喜欢这种高岭之花,就欣赏欣赏。”

上鸣跟着点头:“对对对,欣赏欣赏。”

“不过佐藤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切岛往那边努努嘴,“哇他走过去了——欸欸欸爆豪也走过去了?!”

 

“喂,”爆豪从背后薅住佐藤的后领,“这里有人了。”

“先来后——”

“啊——?我说这里有人了,你耳朵瞎了?”

佐藤觑着爆豪的表情和手臂上的青筋,到底没敢坐下,涨红了脸从爆豪手里救下自己的衣领,嘟囔着“野蛮人”退了回去。

 

爆豪也懒得教训他,也不礼节性问一问有没有人,就真当是自己预订的座位一般干脆坐下了。女人抬眼看了看他,伸手招了侍应生来,说:“给这位先生一杯黑俄罗斯。”

她声音很低而轻,有点沙哑,像是烟嗓。不过爆豪一时间没空关注这个,他还处于第一次被女人买酒的新奇感中。他以为这应该有邀请的意思,然而从点酒到他的黑俄罗斯端上桌,对方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NO TBC(。

评论(3)
热度(41)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