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MHA|爆轰】trapped(上)

*壁尻梗,ABO

*本篇并没有搞上嘤嘤嘤。

——————————————————————————————————————————

轰焦冻被卡住了。

 

说来也奇怪,他和爆豪每次搭档出任务,都会有各种意外发生。上次是有人要抓爆豪,上上次是参加派对遇到恐怖袭击。哪怕是上次他们难得一起出门逛了逛,都在路上遇到了敌方的变态。

他们之所以组合,估计是领导觉得“AO搭配,干活不累”。然而爆豪不是一般的A,轰不是一般的O,以至于同期其他AO搭档都喜结连理的时候,爆豪还在向领导提意见说要换搭档——毕竟出事的时候倒霉的似乎总是他——甚至写了三千字论文,有理有据。结果领导一道回复批下来:犯罪分子总是要犯罪的,你俩引蛇出洞扛在前面,多适合保护平民——而且目前为止不都化险为夷么。再说了别的人都不想跟你搭档,其他Alpha和Beta都觉得轰焦冻不给他们尊严。这不是只有你够强嘛,小伙子,好好干啊!

这就是你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意思了。

爆豪得到批复,气得当场手撕三千字论文,撕成碎片还不过瘾,特地买了个打火机,一张一张把纸片给点了。当着轰焦冻的面,然而轰对着一张纸正拿着放大镜尝试聚光点火,毫不理睬,爆豪一看更生气了,抢过那张纸烧了。

 

这次是在执行任务。他们小队分成了两拨,一拨绿谷带着大部队地面上突进,另一拨就是爆豪和轰两个人,负责去清扫地下,带走资料。

本来这对他们来说很轻松。地下属于敌方的核心,只有几个研究人员和精英保镖——这精英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面对特警队最能打的两个人就有点不够看了。轰拔下控制室U盘的时候还跟爆豪说:“这次没出什么意外,难得。”

下一刻爆豪就冲过来把他扑在地上:“炸弹!”

轰猝不及防被这么一撞,手里的U盘一下子飞了出去。轰条件反射地抻长了上半身伸手去捞,拽住U盘挂绳的同时听见了“嘭”的一声。

 

等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卡住了。由于爆炸带来的建筑物变形,他的腰卡在了断墙和一根掉下来的梁柱中间。幸好断墙和梁柱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三角形,他现在的腰才能完好。

“爆豪?”轰喊到,“你还在吗?”

然后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咳嗽,随后是他熟悉的不耐烦的语气:“在,胳膊腿也在。幸好这炸弹威力不大,厉害的都在外面给拆了——你个乌鸦嘴。”

轰觉得委屈:“爆豪,即使我不说它也会炸……”

“废话到还挺多,没炸到你是吧?!你没点警惕心啊?!闻不到硝化甘油的味啊?!”

轰真诚地摇头:“闻不到。对了爆豪,我被卡住了。”

爆豪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轰感到他在往自己这边摸索。他们带下来的灯不知道飞哪儿去了,这会儿一片漆黑。

地下唯一的另一个热源终于靠过来了,爆豪的手先握住了他的小腿,然后虚虚实实地往上,在臀部一带而过,然后摸到了他的腰和卡在上面的石块。

“你这是土拨鼠钻洞呢?”爆豪讽刺道,“次次我倒霉,这下可好,轮到你了。动得了吗?”

轰尝试着前后挪了挪,往前卡在胯骨,往后卡在胸口,是真正的进退两难。“只能小范围移动。另外我前面手碰不到地……”手没法撑住地面,但是又比他的正常的腰部高度矮一截,让他只能弯着腰,半屈着膝盖,整个姿势不好着力。

爆豪试图抬起那根梁柱,然而以他的力气都没法让它动一丝一毫,何况又担心破坏了这微妙的结构,引来第二次坍塌。他只好摸了对讲器,跟地面上的部队报告。

“我们这基本结束,马上展开救援。你们原地待命,大概需要四个小时。”

轰听见还有四小时,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地方本就安静,这一声自然被爆豪听见了。爆豪稍微在轰的腹部托了托:“站不住?”

轰看不见他的动作,又有墙隔着,总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什么特殊的窘境里。要害处被突然一碰,轰浑身一激灵,条件反射地弓起了背。爆豪感到手上重量一轻,想也没想拍了下轰的屁股:“躲什么呢。”

那一声清脆的拍击声在地下回荡,回荡。

连爆豪都察觉到自己这个行为的冒失:虽然他本人是一个根本不看性别、跟Omega对练把人揍哭、凭实力单身到现在的直A,轰又是一个工作时间永远打足量抑制剂、能力不输给他的人,但这不代表他们不是孤A寡O共处一室。

哦,其实共处一室他们是习惯了的,身体接触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没有哪一次是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对方毫无反抗之力,他却一巴掌摸了人家的屁股。

感觉有点像猥亵。爆豪不得不在心里承认。

他脑中不合时宜地浮现出有些同事对轰身材的评价:腰细腿长屁股翘。这是非常俗套的形容,俗套就代表它经典。刚才爆豪一次性检查了其中两个。腰是挺细的,爆豪想,手这样伸过去,几乎是整个就握住了一样。屁股么……弹性是很好的。

他看不见轰的姿势,但是他对轰太熟悉了。他知道此刻轰狼狈地挂在那个窄小的缝隙里,像是被人拦腰抱起的猫。他的腰之前是塌下去的,弧度很好看,这导致他被迫向后翘起臀部,像是……像是什么色情小电影里的画面,趴跪在床上求欢的样子。

啊,轰还要更可怜一点,因为他的膝盖都无法为他提供着力点。

这样一个可怜的、任人宰割的轰。

 

“爆豪?”轰忍不住出声,空气里Alpha的味道突然浓烈了很多,他不愿意去想这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这股酒味儿如果再重一点,恐怕他得再加一支抑制剂了。

AO搭档总是会有各种各样尴尬的问题。领导们希望小年轻们赶快凑成一对一对的,省抑制剂的钱又效果稳定,但是不会希望他们在任务里搞起来。轰一般随身带三支抑制剂,目前为止还没出过问题。但是此刻他的抑制剂放在腿包里,换言之,在爆豪那半边。

轰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姿势不但无助,而且带着某些性的意味。轰没怎么看过片,但是他记得自己看过一个“怎么营造色情氛围”的视频。两个A躺在床上演示,镜头拍他们蹭在一起的腿,无意识的呢喃,在被窝里缓慢的移动。哥俩正常赖床而已,但是这样的氛围里,他们好像下一秒就要脱裤子了。

轰感觉自己身处类似的情景里。

所以他又扬声喊了一句:“爆豪?”

 

爆豪应了一声。

他感觉轰的味道也有点弥漫开了。他知道轰腿包里有抑制剂,每个Omega队员都会有。换任何一个O过来,爆豪都能面不改色地扒了对方裤子——给他屁股上来一下抑制剂肌肉注射,然后再给他穿回去。

但轰这个样子,他倒是想多感受一会儿了。爆豪知道轰在不安,从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里就能听得出来。

他是在磨蹭大腿吗,爆豪想,像是那种发情的O一样,膝盖并起来,靠磨蹭大腿来缓解一点痒,后面的水流个不停,只能夹紧腿来掩饰?

爆豪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他站起来,对轰说:“你努力缩一缩,我看看能不能拉你出来。”说着手握住轰的腰,用力地往外拽。没两秒轰就叫起来:“不行,再拖的话肋骨要断了。”

 

爆豪松开手,喘着粗气,尽量往远处坐一些,说:“安静点,别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靠,他说话声音怎么有点哑,像是被……

 

纵观所有合作,轰就没怎么听过爆豪的话,他开口说:“爆豪……坐近一点。”

“我让你别说话!”爆豪在一身伏特加的味道里,像是一个愤怒的醉汉,“闻不到吗,你是找艹还是怎么的?”

轰:“这次闻到了。但是你离我太远,我有点慌。”

 

稀罕事,爆豪想,轰焦冻居然跟我说他有点慌。

旋即他突然意识到对方之前的不安究竟是因为什么了。爆豪以为是因为自己侵略性的味道让他害怕了,但实际上是轰在这样一个手足无措的境地里,他在依赖自己。

我竟然在给他安全感,爆豪几乎被这个念头震惊了,他不知道这时候这里最危险的就是我吗。

 

轰没得到回音,焦虑地动了动,爆豪听见细小的碎石滚落在地的声音。然后轰像是讨好似地说:“之前……你向大队长提出申请调换的时候,大队长来找我,问我要不要换,我说不用。”

“原来是你不让换。”爆豪低声说,“亏我还骂了他半个月。你自己心里偷着乐呢?”

但是爆豪又对自己产生了疑问,我为什么会觉得轰在讨好我?

他说这句话不是欠打吗?

爆豪心里还没想明白,就听见轰说:“……胜己?”

 

这就不能怪我了,爆豪走到轰身后,早已蓄势待发的某个部位蹭着轰的屁股,说:“这是你自找的。”


TBC

————————————————————————————————

对不起我写车真的很慢。主要还是总觉得自己在玷污他们……没有办法放飞自我。

写到这里就发是因为我说发了车再发其他更新QAQ这就算发了,我去写其他更新了……

评论(31)
热度(388)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