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勇维】【ABO】为时未晚(中)

*你们预想的车没有到来。这才是低热而已,干不起来的。所以只是临时标记,手指搞搞。滑板车级别。重头戏在下篇的标记play温泉play。

*说得我好像真的会开车似的。写肉全是套路QAQ

*这章的勇利简直攻到ooc了……我的想法是,那时候他们才下冰面,勇利还出于半on的状态,而且alpha么。勇利那个自由滑在我看来是对维克托的完全征服,所以忍不住写得攻受分明……

*有“让你怀孩子”之类的荤话,比较少但是注意避雷。
————————————————————————————————————————————————————————————
维克托在勇利家里的时候,睡前常常会喝一点清酒。他皮肤白得过分,一口酒下去,脸上就能看见红晕。但勇利还没见他醉过,顶多有点儿犯困。而勇利醉酒后的窘态,维克托是见过的;勇利因此感到小小的不公平,他也想知道维克托醉了会是什么样的……

大概是这样的吧,脸上飘着粉红,眼睛好奇地睁大了看他,却好像因为眼皮沉重似地,复又猫似地眯成一条线,明亮天真的眼神因此被压出一丝媚色来。嘴唇无意识地张开,像是吐出了什么叹息,亦或是呼唤,但又什么都不叫人听清,只是一味地传递着灼热。

无论他想象过多少次,都不会料中维克托十分之一地可爱。何况他……

何况这是比醉酒更可怕的情形,令勇利迷恋的信息素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大脑,提醒他:维克托这是发情期前的低热。

他上前一步抱住维克托,无法克制地想把他圈在怀里:“维克托……你还好吗……”

这是句废话。维克托像是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斜了他一眼。

勇利忍不住在手臂上加了点力道:“你的抑制剂在哪里?”

“什么抑制剂?……我又没有发情期。”维克托坦然道,“你不是alpha吗,我为什么要抑制剂?”

勇利心跳得好像才结束表演,他情不自禁地凑近维克托脖颈,鼻尖蹭了蹭颈后的腺体:“维克托……我……我理解的对吗……”

维克托因为这样的接触绷紧了身体,大腿条件反射地颤抖。他难耐地仰起头呻吟出声,勇利趁机亲了亲他的喉结。

“抱抱我,勇利……”维克托努力用发软地胳膊回抱着勇利,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你在冰上的时候很……”后面的词他好像没什么力气说了,含混地掩在了喘息里。

勇利没再傻兮兮的追问什么,只是揽着他的腰把维克托拽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上车点我

评论(14)
热度(58)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