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厨,森中人&抖森。白月光是钢炼FA骨科,目前红玫瑰是megalo box和爆轰。

【尔豆】Take it(一发完结)

*控制不住我要起英文名的手……文末解释标题啥意思。

*我仿佛是个段子手了,很短。能写出来得感谢我的muse可爱的汤包,跟她聊天对我脑尔豆帮助特别大……

*特别土特别日常。提前的520贺文……
————————————————————————————————————————————————————————————

快夏天了,到了吃西瓜的季节。

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向来是将一个西瓜切成两半,直接用勺子挖。轻轻用勺子在瓜瓤上划出一条对半分的线来,遵循者公平分配的原则,你挖左边我挖右边。简单粗暴的男孩子的吃法。

兄弟两人对坐着,分享半只西瓜,在夏日是很惬意的事情。

只是今年,春夏之交的五月,这样惬意的时光被研究任务给抢走了。

阿姆斯特朗、修兹的最新项目邀请爱德参加。然而,由于阿姆斯特朗没能抢过家里的女王大人,科研需要的家族实验室白天使用权归女王大人所有,他们只能在实验室通宵。

爱德对昼夜颠倒没什么意见,但是阿尔作息正常。他回家是凌晨四点,阿尔早就睡着了。阿尔起来去学校的时候,他又补觉补得人事不知。工作日里,他们的时间完美错开,见到的只有对方的睡颜。

修兹同样表达了强烈的愤怒,表示见不到老婆孩子已经快要窒息了。

为此他们试图找女王理论。女王大人瞥了他一眼,嘲讽了一句妻管严弟控,并抄起坩埚钳把他们赶出了实验室。

阿列克斯·怂弟弟·阿姆斯特朗同情地一把别脱下上衣,表示你看你呆毛都蔫了,我可以用肌肉的艺术让你感受人间温暖。

爱德心累地拒绝了。

掏钥匙开门的时候爱德看了一眼表,5月6日,4:26。

他像个贼一样蹑手蹑脚地走进自己的家。小心翼翼地推开阿尔的房门,借着从门缝里溜进的灯光。看到他果然已经陷入睡眠,带着浅浅的微笑。

“跟女王大人比起来……我弟弟简直是天使。”爱德情不自禁地同情了一下可怜的阿姆斯特朗弟弟。

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我回来了”,轻轻地掩上房门。

餐桌上像往常一样摆着留给他的夜宵。不同的是多了半个西瓜。

啊,原来都是夏天了。

左边的一半被阿尔吃掉了,西瓜向右边沉甸甸的倾斜着。掀开包着的保鲜膜时,爱德发现剩下的半圆上多了些什么。

是用勺柄浅浅划出来的小字,“哥哥早点睡哦”,它们这样说。

“什么啊,”爱德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再上扬,“怪不得睡着了还笑着,阿尔还像小孩子一样。”

那,爱德华·成熟的兄长·艾尔利克先生,你怎么坐在哪儿傻笑呢。到底还吃不吃啦,一副不舍得挖掉它们的样子。

第二天晚上的实验室,阿姆斯特朗和修兹发现爱德的呆毛又精神抖擞地支楞起来了。

“项目完成之后设备还能再借我用两个晚上吗?”爱德问。

“行啊。”阿姆斯特朗说,“不过你要用作什么?要跟女王报备。”

“做个小玩意儿。”

从那以后每天都有这样的一句话留言。想着今天阿尔写了什么,爱德往家走的脚步都轻快起来了。

何况今天他带回家了一样礼物。

为了这个礼物,他又在实验室里泡了两个晚上,回家的时间比以往都要晚。

开门的时候习惯性地看了时间,5月20日,凌晨5:20。

“还挺巧的。”爱德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往常他只是站在阿尔的房间门口看看,这次他悄悄地走进去,把一盏床头灯放在床头柜上。

这事儿我从十二岁以后就没干过了,爱德心想。父母离开得早,他扮演了好几年阿尔的圣诞老人角色——十二岁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第一次偷偷放礼物就被阿尔看见了,从那之后才放弃了“作为兄长维护弟弟的童心”这个任务。

阿尔说过要换一盏灯。因为他喜欢躺在床上看书,想要个能调亮度和角度的。实验室有设备,爱德就手工做了一个。

我真是太厉害了,爱德忍不住为自己鼓掌,还想出了把我的定制logo无痕加进去的方法。

可惜阿尔看到这盏灯的表情是什么,他是看不到了,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幸好没有,不然阿尔看到调节亮度的圆形旋钮被做成了爱德的简笔画头像时,还得把自己的表情从一言难尽给扭成喜出望外,这太考验演技了。

接下来是每日惊喜时间。

隔着保鲜膜,爱德首先看到的是西瓜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从中间完全对半分。兄弟俩对于对称都有点儿强迫症,阿尔没道理不吃掉正好一半。

怀着这样的小疑惑,爱德揭开凝着水珠的保鲜膜。

没有对半分,最甜的西瓜心被留了出来。那行小字写着:“Leave the heart to you.”

“……这让我怎么吃啊,笨蛋阿尔。”

Then just take it.

————————————————————————————————————————————————————————————
特别俗套的双关语。

评论(2)
热度(100)

© CooKie | Powered by LOFTER